维特根斯坦 - 哲学研究

维特根斯坦 | 哲学研究

(维特根斯坦,20世纪著名作家、哲学家,分析哲学创始人之一)


奥古斯丁,《忏悔录》卷一第八节:“当成年人称谓某个对象,同时转向这个对象的时候,我会对此有所觉察,并明了当他们要指向这个对象的时候,他们就发出声音,通过这声音来指称它。而他们要指向对象,这一点我是从他们的姿态上了解到的;这些姿态是所有种族的自然语言,这种语言通过表情和眼神的变化,通过肢体动作和声调口气来展示心灵的种种感受,例如心灵或欲求某物或守护某物或拒绝某事或逃避某事。就这样,我一再听到人们在不同句子中的特定位置上说出这些语词,从而渐渐学会了去理解这些语词指涉的是哪些对象。后来我的口舌也会自如地吐出这些音符.我也就通过这些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愿望了。”


在我看来.我们在上面这段话里得到的是人类语言本质的一幅特定的图画,即:语言中的语词是对象的名称——句子是这样一些名称的联系。——在语言的这幅图画里,我们发现了以下观念的根源:每个词都有一个含义;含义与语词一一对应;含义即语词所代表的对象。


奥古斯丁没有讲到词类的区别。我以为,这样来描述语言学习的人.首先想到的是“桌子”、“椅子”、“面包”以及人名之类的名词,其次才会想到某些活动和属性的名称以及其他词类.仿佛其他词类自会各就各位。


现在来想一下语言的这种用法:我派某人去买东西,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五个红苹果”。他拿着这张纸条到了水果店,店主打开标有“苹果”字样的贮藏柜,然后在一张表格上找出“红”这个词,在其相应的位置上找到一个色样,嘴里数着一串基数词——假定他能熟记这些数字——一直数到“五”,每数一个数字就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和色样颜色相同的苹果。——人们以这种方式或类似的方式和语词打交道。——“但他怎么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查找‘红’这个词呢?他怎么知道他该拿‘五’这个词干什么呢?”——那我假定他就是像我所描述的那样行动的。任何解释总有到头的时候。——但“五”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刚才根本不是在谈什么含义;谈的只是“五”这个词是怎样使用的。


哲学上的那种含义概念来自对语言的作用方式的一种比较原始的看法。但也可以说,那是对一种比较原始的语言(相对于我们的语言来说)的看法。


让我们设想一种符合于奥古斯丁所作的那类描述的语言:建筑师傅A和他的助手B用这种语言进行交流。A 在用各种石料盖房子,这些石料是:方石、柱石、板石和条石。B 必须依照 A 需要石料的顺序把这些石料递给他。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使用一种由“方石”、“柱石”、“板石”和“条石”这几个词组成的语言。 A 喊出这些词, B 把石料递过来——他己经学过按照这种喊声传递石料。——请把这看作一种完整的原始语言。


我们也许可以说.奥古斯丁的确描述了一个交流系统.只不过我们称为语言的.并不都是这样的交流系统。要有人问:“奥古斯丁那样的表述合用不合用?"我们在很多情况下不得不像上面这样说。这时的回答是:“是的,你的表述合用;但它只适用于这一狭窄限定的范围,而不适用于你原本声称要加以描述的整体。”


这就像有人定义说:“游戏就是按照某些规则在一个平面上移动一些东西 … … ” ——我们会回答他说:看来你想到的是棋类游戏;但并非所有的游戏都是那样的。你要是把你的定义明确限定在棋类游戏上,你这个定义就对了。


本文为北大公共传播转载


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 王玲蔚


欢迎合作 | 投稿 pcsdpku@163.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etrotechmgmt.com/app/1483.html